第664章 宋寇(1 / 1)

怪诞的表哥/著 3天前 4875字节

小说

直到将近傍晚,案上的碗碟已被撤下去,李瑕才转回堂上。

元从正已独自坐在那,将上午所商谈的几桩公务都打理好,公文一一标注清楚。

李瑕看了一眼,颇为满意。

“得和仪相助,我轻松不少啊。有太多事一般人做不来,倒未想到能遇上和仪这般高才。”

“学生领大帅米?,应该做的。”

“好,那这些,这些……还有这些,也请和仪代劳。”

元从正接了那些账簿,应道:“能为大帅分忧,学生荣幸。”

他再看了一眼桌上关于议定事务的文书,闲聊般问道:“不知大帅还要在潼关待多久,才能让这些政务施行?”

“今夜我遣快马送往长安,很快便能施行。”李瑕道:“潼关还有得待,等我大军抵达,布署了黄河防务。”

“学生听说,山西那边,蒙军也是紧锣密鼓在防务。”

“毕竟廉希宪将不少人力物力迁过去了。”李瑕问道:“今日其实我已提了他好多次,和仪认得他吗?”

元从正道:“有所耳闻,九峰书院便是他创办的。”

“见过?”

“未曾,但少时便听过他的声名,想必是位老夫子。”

“不是。”李瑕道:“他只有二十九岁。”

元从正讶然。

“倒未曾想到。”

“我今日去审的便是他的一个心腹。他们藏了支伏兵,打算在华山伏杀我,最后,廉希宪投火而死,可惜了。”

“可惜?”元从正问道:“他不是大帅之敌吗?”

“他是我的敌人,但敌人与敌人之间也该有所区别。一个回鹘人,改汉姓、承儒学、建汉制、除暴政、安贫民……放眼天下回鹘人,还有哪個能为汉化做到这地步?若说廉希宪这样一个已成了汉人的回鹘人我都容不下,岂非该把天下回鹘人杀光,再把所有异族杀光?”

“但……他要伏杀大帅。”

“他对我有威胁,我杀他。这是做事而已,大家各自做份内之事。我总不至于因各人做份内之事而生怨。若连这点气度都没有?又何必谈志向?”

元从正道:“大帅有海纳百川之胸怀,学生敬佩。”

“你说‘廉希宪’这姓与名,何意?”

“顾名思义,倒是不难解。”

“值此天下大乱之际,官员廉洁,以宪令法度维护苍生,又何尝不是万民之希翼?”

“是。”

“那廉希宪的志向,岂不也正是我的志向?他认为忽必烈能做到,我认为我能做到,差别也就仅此而已了,不是吗?”

元从正道:“是,可惜他已死了,否则大帅或可试着去说服他。”

“所以我说可惜。”

“投火而死,大帅是否想过他没死?”

“不,他死了。”李瑕道:“尸体我都已经送出去了,他就是死了。”

“也是。”元从正像是对这些不感兴趣,谈兴不高。

“你去吧。”李瑕指了指他手中的账簿,道:“不着急,你可以慢慢想,刘元礼没那么快回师,我还会在潼关待一阵子。”

“学生喜欢做事,还是尽快做好吧。”

元从正应着,行了礼,转过身向外走去。

他背对着李瑕,目光已从疑惑成了惊疑……

长安。

因许多百姓担心手中纸币被废除,在八月二十日聚众哄抢了商铺,如今长安大街上已少有商铺开铺。

其后两日,长安城的气氛便叫人不安起来……

这种情况下,官府很快有了应对。

开始张榜告谕落籍分田、取消秋粮加派之事。

二十三日,长安钟楼接连作响,随着钟声传开,已有大嗓门的兵士开始高声宣扬。

“落籍分田,不加丁税……”

遂有不少人向大街赶去。

而在南城外的官道旁,耶律有尚也正负手而立,看着张贴在道边的告示。

他身后站着一群人,都是过往对他感恩戴德的百姓。

“恩公,这说的是什么啊?”吕阿大问道。

“宋寇想要收买人心了。”耶律有尚沉思了一会,道:“说是落籍分田,其实是要收你们的粮。”

吕阿大不解,又问道:“但额听他们说,不加派哩。”

“当然不加派,宋寇向来是和籴。”

“这‘和籴’又是什么?”

“和籴就是,宋寇出钱强制买你们的粮食。”

“出钱?”吕阿大转头看了看众人,见旁人都不说,他只好道:“那好像也行。”

“看起来是不错。”耶律有尚道:“但宋寇是拿会子来买你们养家糊口的粮。”

“这‘会子’又是什么?”

“宋寇那边的纸币。”耶律有尚尽量用他们能听得懂的用字,道:“但宋寇的会子滥发,一百贯的会子换不到十六贯铜钱,明白吗?他们会用不到二文的钱来买你们值十文钱的粮食。”

“真的?”

“我若有一句夸张,不得好死。”

耶律有尚信誓旦旦。

他并不知道,这已经是前年的事了,在大宋,今年一百贯会子已经兑不到十三贯铜钱了。

但周围的长安百姓已经被吓到了。

“这哪行啊?!”

“这还不算呢。”耶律有尚冷笑,道:“除了会子不值钱,宋寇还有吏员贪墨,一层又一层,其公文上都说‘众论白输尔’,意为宋寇所谓买粮,实则便是明抢。你们若不信我,自去问那些以前从四川逃难来的人。”

“这这这……这……”

吕阿大吓到不信,喃喃道:“那哪成啊?那他们要这个和……和什么?他们要‘买’多少粮?”

“有多少买多少,你看他们才多少兵力,又要养多少兵力?廉相在时,供应的是北征、西讨两路大军保卫关中,他们呢?”

“不会是真的吧?那宋人都怎么活的?”

“等着灭国而已。”

有人嚷道:“吕阿大,你别问了,恩公和廉相是大好官,你不信他们,信宋寇不成。”

吕阿大急得不行,嚷道:“额不是!额当然不信宋寇,额是在问怎么办!”

“……”

众人七嘴八舌说了一会,纷纷看向耶律有尚。

耶律有尚道:“近来城内查得严,我得把人手撤出来,恳请乡亲们一家收留一个,暂时隐匿。之后,我寻机会做一桩大的……”

话到这里,远远有一队宋兵过来,他们连忙散开。

耶律有尚扶着吕阿大的担子走了几步,见那些宋兵又贴了一张告示之后便沿官道而下。他不免又折回去看了一眼。

“恩公,这又说的是什么?”

耶律有尚沉默着,思来想去,今日不说,这些人早晚也会听说。

“宋寇说,检举细作,一经查实,赏铜钱五十贯。”

“这么多?!”吕阿大惊呼一声。

耶律有尚吓了一跳,下意识撤了两步。

“恩公……额不是……不是,放心,额肯定不会出卖恩公……”

这夜,城中盘查更严。

耶律有尚借住在城外吕阿大家中,思来想去,心中不安,又从袖子里掏出一张五十贯的纸币给吕阿大。

“这些你先拿着,等廉相收复京兆,定还有重赏……”

“恩公,额不是你想的那样,额就是头一次听那样多的钱,吓到了,可没想过出卖恩公。”

“我知道。”耶律有尚道:“这是多谢你这段时间为我隐藏行迹。”

“真不能收。”

“收了……”

两人推拒良久,耶律有尚故作生气,吕阿大才畏畏缩缩地收了。

耶律有尚看着吕阿大的眼,感受到了这平头百姓的质朴与真诚,安心不少。

……

而这些日子,学“乡间”之道,耶律有尚也有颇多感悟。

民心在陛下、在廉相,因此,长安虽暂屈于宋寇兵威之下,却还民心可用,他只要再继续下去,便可使李瑕治理起来焦头烂额。

只需等到陛下北征之后回师,他便可领人为内应……

廉希宪一开始布置给耶律有尚的事情不是这些,而是与胡祗遹一样,刺杀李瑕,再抛出张家女郎在莲屏观的线索。

可惜,耶律有尚没找到机会。

也许廉希宪也没想到他能逃过追捕。

如今耶律有尚也得到了廉希宪的死讯,悲伤,之后是更加坚定。

“廉相,你一定也没想过莪能做到这一步,可惜已救不回你,但等到王师复关陇,我一定要向陛下言明你的苦心!”

耶律有尚心中暗暗起誓。

然而,之后数日间,长安局势却开始渐渐出乎他的预料。

二十四日,他到城中看了,还是有许多无田的百姓落籍分田,之后消息传开,愈发多人趋之若鹜。一部分有田者也担心自己的田地最后成了无主之地,也赶去落了籍,当然也有许多人不满。

但就在次日,几个色目商人的头颅被挂在钟楼上,城中铺面相继开张,街上增加了官兵巡卫。之后,钱庄贴出告示,勒令百姓限期将手中纸币兑换为铜钱。虽只能兑往日的八成,却已有不少人担心宋朝长据关陇,手中钱币成了废纸……

二十六日,已有吏员、乡绅挨家挨户要求百姓落籍,尽快兑换钱币。

这还只是刚开始,但耶律有尚已感受到了变化。

再两日,已有那些受过廉希宪施政恩惠的百姓开始跑去落籍。

耶律有尚大为不解,质问了一句“你们忘了廉相的大恩了吗?”

“废除羊羔利,这不是官府该做的吗?!”

耶律有尚一愣,不明白这些原本质朴的人是从哪听来这样荒唐的言论。

他走过长安街头,渐渐在各处听到了这些言论的来处。

“大宋刑典规定,每月取利不得过六分,积日虽多,不得过一倍,严禁复利,收取复利者,处杖责、带枷示众。今我王师入城,大帅下令杖责剥掠百姓之徒,归还不法之利,以示大宋王法……”

耶律有尚心里暗骂。

“放屁,你赵宋权贵以借贷剥掠民财才是最登峰造极的。”

话虽如此,但在眼下李瑕治下的关中显然不是如此。

李瑕传达的意思只有一个,廉希宪做得再好都不够好。

“蒙古无王法,仅焚烧羊羔利之券书,尔等便感恩戴德?蒙古无王法,仅租佃尔等田地,尔等便感恩戴德?尔等不见,那本就是尔等钱财,本就是尔等祖宗之田地!蒙古人以屠刀抢掳,近来不过有人叫他们少抢些许,尔等便口呼青天……”

这样的气氛中,一日过去,再一日过去,耶律有尚越来越惊慌。

他发现,庇保他的吕阿大偷偷去落了籍,还把那五十贯钱钞兑成了不到四十贯铜钱……

“你做什么?”

“额就是觉得……”吕阿大不善言辞,说不出来。

耶律有尚愈发大怒,抬手一指吕阿大,提起自己的包袱,大步而出。

他已不打算再在这破屋子里藏身了,临走前又骂了一句。

“忘恩负义的东西!”

吕阿大如遭电击,大步赶出来。

“额没有忘恩负义……没有!但额也不欠谁的,那年额借了八吊钱……一年一年拼命种地,还了三十多吊,额还欠了谁的!额一直说你们是好官……现在官府要把额阿爷的田还额,额干啥不要?恩公……额没有……”

说着说着,眼见耶律有尚头也不回,吕阿大又追,嘴里大喊不已。

渐渐的,耶律有尚跑过村口,不见了身影。

反而是吕阿大先忍不住哭了出来。

“额欠你啥了……掰扯清楚啊……”

耶律有尚走了良久,心中犹怒。

怒的是随廉相六年披肝沥胆,过问民间疾苦,最后只换来如此对待。

他躲进树丛,想换身衣衫,打开包袱,却是愣了一下。

只见里面竟还放着四十贯钱。

再回过头,只见四野苍茫,也不知还能到何处去……

潼关。

几封信报送到李瑕手上。

林子咧嘴笑了笑,道:“近日捉了不少在长安的细作,”

“只能算是民心初定而已。”

“现在能多派人手往山西为大帅找到张家女郎了。”

“那我谢谢你,去吧。”

李瑕整理了一会情报,想了想,让人再将元从正找来。

“有几个消息给和仪也看看……”

元从正看过,应道:“看来,长安之事也渐渐顺了?”

“敌人留下的细作……更像是对我能否控制关中的考验。我该多谢你给的办法。”

“即便没有学生,大帅一样能想出兑钱的办法,一样能稳定民心。”

李瑕问道:“你这话真心的?”

“是。”元从正很诚恳,道:“归根结底,在于大帅治理关中,比廉希宪治理得好。”

“好在何处?”

“好在大帅头上没有骄奢淫逸、飞扬跋扈的蒙古王公贵族。大帅能做到的事,廉希宪便是想做也做不到。”

李瑕想了想,道:“你不真诚。”

“学生所言,出自肺腑。”

“但没说完,你后面还有转折的话,藏着没说。”

元从正道:“学生不解大帅何意。”

“不解便算了,回头再说吧。”李瑕道:“再帮我拟几封信如何?”

“给何人?”

“送往洛阳的,给赵璧也好、商挺也罢,内容也简单……我不打算再趁着忽必烈与阿里不哥大战之际与中原开战了,以免一个不好忽必烈败于阿里不哥,文明的蒙古人总好过野蛮的蒙古人。总之是这意思,和仪写完给我过目便是,语气需威风些。”

“是。”

元从正坐下,铺开笔墨便写,一边写一边随口问道:“敢请教大帅,长安细作之事,大帅是如何看的?”

“廉希宪学我的手段。”李瑕自顾自地批阅着文书,随口道:“学得……太粗糙了。”

“粗糙?”

“他是怎么做的呢。只给胡祗遹、耶律有尚布置了一道命令,‘你们去刺杀李瑕,败了就传情报引他到华山’,这是上策;在华山又布置一道命令,‘我们等李瑕攻上来,伏杀他’,这是中策。”

“可还有下策?”

“都到下策了,又如何有用?”

元从正落笔飞快,又问道:“换作是大帅,会如何做?”

“我不会退出关中,会誓死守卫,未必不能守住。”

“学生不了解兵势,听不明白。”

“也好。”李瑕道:“简单说来,廉希宪想学我,但一开始,他守关中的局格就太小了。怎么说呢……我以往破局,都是试着在气势上压住对手,或站在比对方更高的立场上。”

“更高的立场?”

“以前北上,有些人想捉我,他们为了什么?立功。我不同,我是求活,是拼命。而拼命比立功的意愿大。我能像狼一样凶猛,他们便成了羊。”

李瑕难以用具体的词来形容,随口又道:“总之气势上不能输,比如在临安时,贾似道想对付我,他比我强,但我一把将他最敬畏的皇帝拍下去,他便乱了。”

元从正手一抖,墨水污了写好的半封信。

这次,真是突如其来,让他措手不及,没想好如何回应。

李瑕却是头也不抬,如没看到一般,语气随意。

“刘黑马臣服于忽必烈,不肯降我。我首先得告诉他,我会是比忽必烈更正统、更伟岸的皇帝。布局之前,我心里要有这样的底气、能在气魄压得住他,这才是一切的基础,其他的手段只是为了证明这一点。”

元从正又拿起一张信纸,却未落笔,只沉思着。

李瑕等了一会,没听到他应话,继续闲聊着。

“廉希宪想守关中,也得先有比我大的气魄,不难,只要证明忽必烈比我好。但你看,他一面说着忽必烈好,一面又说忽必烈在北征抽不出手。好像连他都知道忽必烈的好主要还是那些兵马。那其他的呢?宽仁呢?爱民如子呢?能让关中百姓拼死维护吗?

廉希宪为何想守关中?为给忽必烈搞钱粮北征,所以他打起仗来……小家子气。若真是站在关中百姓的大义立场上,只要振臂一呼,关中百姓云集响应,赢粮而景从,何惧与我殊死一搏?”

“这……”元从正道:“这只怕会留下一个残破关中……”

“若是我,不惧。”李瑕道:“我确信我能给关中百姓的比世间任何人都好,这次长安细作一事便是证明,这就是底气。有底气,不管谁来入寇,那就打趴他。”

元从正勉力笑笑,再落笔,已不似方才从容。

“可惜,只想着给忽必烈搞钱粮的廉希宪,没学会这些。他只学我的间谍手段,却忘了我这些手段是为了什么,又为何能赢,不是靠聪明,也不仅是努力,而是自信、是奋不顾身,如此才有赢对手的底气。习惯了委曲求全的人,哪能有最纯粹的自信与奋不顾身?”

章节目录

玄幻推荐阅读: 重返84:从收破烂开始致富 九公主又美又飒 极品打工人 都市兵王换脸归来 叶孤城异界修仙传 神秘之劫 开局一条龙! 骗了康熙 全职剑修 全民转职之我的被动强无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