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德鲁伊们的内斗传统真是太残忍啦(1 / 1)

帅犬弗兰克/著 7天前 5000字节

小说

在臭海盗布莱克的“蛊惑”下,面对邪物时弱势的戈德林选择了退让,任由咆哮者莱坎索斯汲取吉尔尼斯狼人们的黑暗信仰来到物质世界。

这头各方面都和戈德林非常相似的黑狼来历神秘。

但布莱克的灵视能看到它身上沾染的属于暗影界的光辉,再加上之前来自雷文德斯的内部消息,让海盗已经确定这家伙的来历。

它应该是来自某个世界已经死去的黑暗半神,要借助炽蓝仙野那很神秘的“灵种转生”机制在物质世界复活。

又得益于寒冬女王故意安排,专门来给自己的姐妹艾露恩女士添堵。

但它确实强大。

在同为精神体的情况下,在荒野半神里战斗力能排到前三的戈德林也被它咬的节节败退。

当然,月下银狼的弱势源于它早就死在了上古之战,没有实体支撑的半神精魄确实要比完整情况弱势很多。

不过以目前这个情况来看,一旦让咆哮者莱坎索斯在物质世界凝聚实体,这黑暗狼神估计会一跃成为艾泽拉斯荒野半神中的佼佼者。

而且它是邪神!

它依靠狼人们的信仰而生。

如果吉尔尼斯的狼群能把狼人诅咒散布到整个人类文明的话,这黑暗的家伙估计会很快打破半神的界限,进入属于狼人种族神灵的领域里。

但怎么说呢?

邪神可以依靠走歪门邪道晋升得到力量,但相比艾露恩,萨格拉斯大人和暗影界永恒者们那种正牌神灵,莱坎索斯就弱势很多。

如果被逼到绝境,像是布莱克这样不在意人命的混蛋完全可以依靠屠杀所有狼人,来让莱坎索斯的力量快速跌落。

用邪门歪道获得的力量绝对有缺陷,依靠虚无缥缈的信仰成神,也从来都不是艾泽拉斯这個奇特世界里的力量正途。

莱坎索斯在“偷渡”生死帷幕,它真正在物质世界降临还需要点时间。

不过因为它的活跃,让它的黑暗神选也在极其狼狈时一瞬间“满血复活”,它越是靠近物质世界,镰爪德鲁伊们就越强。

尤其是被布莱克和玛维联手压着打的莱拉尔슷焰牙很快就绝地翻盘。

瞬时积累的痛苦激发狼人的野性与怒火,还有来自莱坎索斯的赐福力量的双重爆发在下一秒就把莱拉尔슷焰牙推到了一个狂暴强化的战力翻倍状态。

让他从一个弱势的半神一下子成为了相当强力的家伙。

不但敏捷力量拉满,甚至让布满鲜血的狼人之躯外还缠绕上了厚重的黑暗气场,每一击都会塑造出黑狼的幻影协同攻击。

在被月神镰刀强化的野兽感知的推动下,莱拉尔슷焰牙并没有选择防御而是挥起战镰砍向眼前左侧,如未卜先知般将镰刃劈向于闪烁中现身的臭海盗。

他像疯了一样。

根本不理会海盗朝着他脑袋砸下来的头狼之锋,完全是一副以伤换伤的狂野战法。

赌的就是贪婪又狡猾的臭海盗,不会愿意付出重伤的代价来斩杀他。

这海盗已经夸下海口,一会要帮助伪神戈德林直面黑暗之狼莱坎索斯呢,他如果在这里受了伤,那么孤立无援的戈德林也就完了!

事实证明,莱拉尔슷焰牙赌对了。

面对劈开的月神镰刀的晦暗刀锋,布莱克想都不想的便撤销攻击,后跳着拉开距离。

这一退,就让莱拉尔슷焰牙瞬间重新掌握了战斗的主动。

这头被打的狼狈到都可以透过腹部伤口看到肠子的黑暗神选真正爆发,右手利爪弹出将闪过来的玛维击退,左手劈砍的月镰打出了一波反击的小高潮。

尽管没有一刀砍中布莱克。

但在气势上似乎已经完全压住了刚才胜算极大的臭海盗的嚣张气焰。

不过大占上风的焰牙并没有注意到,随着布莱克的不断后退,臭海盗手指上的饮血者指环汇聚的怪异红光也越来越盛。

在看到这玩意已经充能完毕时,正准备开启“月夜战神”姿态强杀焰牙的玛维立刻停手。

她不需要语言交流就明白了海盗在打什么主意。

于是月神典狱长也悄然隐没在了战斗的余波中,她要配合布莱克即将开启的复仇斩杀,来打出一波致命连击。

“来啊,莱坎索斯的小狗,再靠近点!”

退到王宫平台边缘的海盗眼看着红着眼睛的莱拉尔슷焰牙气势无双的攻来,他勾着手指将它放入周身十码。

在焰牙挥起战镰要斩杀他时,挥手便丢出蓄势待发的气爆术。

轰的一声巨响,猝不及防的上古狼人被抛入高空,这场面复刻很久之前海盗和地狱咆哮交战的名场面,而这一次布莱克可是有备而来。

他挥起守望者斗篷,闪烁到高空,随着饮血者指环的复仇处决激活,彻底握住了胜利之手的海盗周身缠绕起血红色的细碎闪电。

在这超级强势的光影效果下,冷笑着发动杀招。

合拢的黑白双剑在布莱克手里汇聚成寒光闪烁的萨拉迈尼,姐妹剑在欢呼着递出致命利刃,她们喜欢这种一击斩敌的感觉,快乐到甚至齐声高歌为自己的主人赞颂喝彩。

嘁,不就是唱歌吗?

那个成熟的武器不会啊!

于是,在焰牙瞪大眼睛的注视中,在女声变奏的“BGM”加持下,海盗手中的利刃以一个完全不讲道理的姿态,在瞬间洞穿他周身所有的防护力量。

一剑刺穿心脏,精准到冷血。

离开了德拉诺让饮血者指环的复仇处决上限降低到了传奇,但世界神器赋予的无视一切防御的真实伤害就是这么爆炸。

在利刃刺穿心脏时,上古狼人首领眼前甚至恍惚间出现了来自德拉诺世界的倒影,那个群星中的世界在咆哮着审判他。

罪名:忤逆饮血者!

罪罚:死!

立刻行刑!

“噗”

灼热鲜血的狂喷在瞬间抽离敌人所有的抵抗。

这一剑就将气势无双的焰牙打入了真正的重伤,什么最上级自愈,什么黑暗神选,在一个世界汇聚的力量面前如此的脆弱。

“连欺诈者都在这一剑下饮恨,你又有几分斤两?”

完成复仇行刑的布莱克鄙夷的说了句。

他背后的末日守卫双翼轰然展开,让自己和被刺穿的焰牙滞空,而在月光浮现的冷冽斩击下,玛维从背后闪现,沉默着打出一记明亮耀眼的月神斩杀。

皎洁的白月光在这一瞬彻底照亮黑暗的王宫,甚至将因为咆哮者降临而无比阴沉压抑的吉尔尼斯王城都带入了一个光明的月光世界里。

“砰”

被月神打击正面命中的莱拉尔슷焰牙如流星般狼狈的摔在地面,击碎了地上的石板草地,他手中紧握的月神镰刀也打着旋插在了他眼前被月之火和太阳之火焚烧的地面。

那镰刀依然在呼唤他。

它不愿意就这么认输。

焰牙也不愿意!

他的黑暗之神在注视着他,他不能就这么输在这里!这里只是复仇的起点,他还要统帅狼群杀入海加尔山!

他还要执行死亡国度的意志,将可憎的世界之树诺达希尔彻底焚毁!

他是被选中的卡多雷终结者!

以过去的放逐和背叛的名义,他必须活下来!

牙呲目裂的莱拉尔슷焰牙全身的毛都被火焰和月光烧光了,这让他这会看起来就和一头秃毛狼一样糟糕狼狈。

但他依然挣扎着吼叫着起身去抓那神器,在他手指即将接触到月神镰刀的那一刻,又有飞舞的烈火汇聚成流星猛击从天而降。

原初之火的爆发瞬间将周遭一切都化作地狱火海,那灼热到燃烧灵魂的火焰让莱拉尔슷焰牙捂着爪子嗷嗷叫着后退。

膨胀燃烧的烈焰中,反握着烈焰镰刀的希萨莉슷黑鸦大步从火光中走出,她燃烧的长发在脑后飞舞,就如一堵墙一样,挡在了焰牙和月神镰刀之间。

烈焰大德鲁伊拨了拨自己燃烧的头发,用一种冷漠又怜悯的目光看着眼前疯狂的狼人。

一秒之后,她沉声说:

“以塞纳里奥教团和自然之道的名义,我宣布!

沉浸于黑暗信仰无法自拔,以一己私利试图在人类领地掀起黑暗灾难的莱拉尔슷焰牙大德鲁伊,你,不再是我们的一员了!

曾审判流放过你的玛法里奥슷怒风阁下正在赶往此地。

他要求我给伱一个选择,看在您也曾为保卫我们的族人做出极大牺牲的事实上,看在您也被德鲁伊们视为英雄的过去上。

束手就擒!

或者我带您的尸体回去海加尔山安葬,你自己选吧!”

“你凭什么审判我!你根本没有资格审判我!”

莱拉尔슷焰牙被希萨莉슷黑鸦的装作强势激怒了。

这位全身狼鬃都被烧焦的老德鲁伊从烈焰缠绕中爬起来,他努力的弹出刚才被玛维切断的血色利爪,以走到绝路而无比疯癫的野兽的双眼盯着眼前的烈焰德鲁伊。

他没见过这个年轻人,说明这个年轻人是在他被流放之后才成为的大德鲁伊。

但他能感觉到黑鸦身上奇特的力量。

他狞笑着呵斥道:

“九千年前,在他们最需要的时候,是我迈出了这禁忌的一步,是我大胆的将自然中的兽性拥抱作为力量。

我成功了!

我塑造出了软弱的塞纳里奥教团从未有过的强大战士!连虚伪的塞纳留斯都要在狼人的力量面前颤抖!

我们代表的是自然的野性复仇,我们是再正统不过的自然猎手,但那些蠢货却呵斥我们为异端,他们畏惧我们远胜于畏惧萨特恶魔...

但是我!

是我在他们节节败退的时候带着他们打赢那场战争!是我这个异端邪恶保全了灰谷同胞族人!

我得到了什么?

被斥责、被囚禁、被流放、被遗忘...

你也和我一样,小丫头。

你也触摸到了他们认为真理的所谓‘正统自然’之外的力量。

你也拥抱了他们眼中的禁忌。

你也和我一样得到了超越而伟大的力量。

谁都可以审判我,唯独你不行!

镰爪德鲁伊的今天就是你的未来!他们会和对付我一样去对付你,只要你的教义威胁到塞纳留斯的软弱教导...

那些歌颂你的人会瞬间变脸。

他们会恨不得把你埋进泥土里,抹掉关于你的一切记录,把你视作必须被遗忘的耻辱。”

在周遭的烈焰熊熊的背景下,凄惨狼狈的老狼人发出苍凉落寞的大笑声,他的利爪在生长,他的状态很糟,他知道自己不可能打赢眼前这个比他走的更远的优秀后辈。

但狼人是不会畏惧战争的。

“来啊!以你信奉的火焰自然的名义杀了我,结束我这被他们称作罪恶的一生。”

焰牙怒吼着,拖着残破的躯体向黑鸦发动了进攻。

希萨莉咬着牙激活烈焰变身,下一瞬就有燃烧的火焰巨熊挥起爪子和这走上绝路的老狼人战在一起。

尽管焰牙已经被布莱克和玛维打入重伤,但他的绝对力量摆在那里,只是交战不到几分钟,希萨莉就感觉到了压力。

她被这个疯狂的狼人打的节节败退。

“不是这样的!”

莱拉尔슷焰牙这会已经是强弩之末,他的躯体机能被海盗的复仇处决彻底破坏,那不是依靠自愈就能解决的问题。

他完全是靠着内心的野性与兽性在战斗,一腔热血就如战士的死亡之愿。

“不是这样的...烈火赋予你的力量并没有被你理解,你这蠢货...为什么是熊?这是自然的卫士却不是你该选择的姿态!

熊的力量与烈火南辕北辙!

你根本没有理解!”

焰牙吼叫着,一爪子拍在黑鸦脸颊上,给小姐姐的熊脸上留下可怕的三道划痕,他如恨铁不成钢一样呵斥道:

“你要遵从烈火的意志,彻底抛弃塞纳留斯对你的软弱教导,就如我拥抱兽性成爲狼人,你在烈火的力量中也该有独屬于你的姿态!

不告别过去,是无法拥抱未来的。

你这蠢货...”

莱拉尔的呵斥让黑鸦心中感觉怪异,这根本不像是一场叛徒审判,反而像是她年轻时刚加入德鲁伊,被哮天者指导作战一样。

焰牙应该是不想活了。

他也知道自己今天绝对活不了。

就算打赢了黑鸦,烈焰之外还有磨刀霍霍的臭海盗与他的邪恶姘头在等着呢。

他们是不会允许焰牙继续带领狼人干扰吉尔尼斯的,对于这个国家,布莱克슷肖有自己的安排,所以莱拉尔슷焰牙這个背景复杂的家伙必须消失在这里。

但即便是死,他也要自己选择死法。

“我绝对不会再像过去那样愚蠢的信任他们,我不会再把我的命运交给玛法里奥和塞纳留斯!被放逐者的命运应该自己掌握...

来啊!

来啊,小丫头,执行你的惩罚!”

狼人怒吼着在火焰中扑击,被他打节节败退的黑鸦在最后一次腾挪中于烈焰中转换形态,以火羽猎鹰的姿态穿越火焰,将锋利的爪子刺向焰牙的心脏。

嘹亮的鹰啸伴随着狼人的呜咽,火光在这一瞬聚拢着爆炸开,萨弗拉斯之火的破坏力如尖锥刺入焰牙心脏,又在下一瞬将他内脏焚灭。

“噗通”

老狼人维持着挥爪的姿态跪倒在地。

在他眼前,气喘吁吁的黑鸦化作人形,又将燃烧的战镰举起。

火光倒映在焰牙破碎的眼中,他满脸鲜血的看向黑鸦,在那狞笑的告别里,他低声说:

“小心他们...小心那些歌颂你的人...”

“嗯。”

黑鸦挥起自己的燃烧镰刀,在如处决的挥落中,她低聲说:

“我不会成为下一个你...走好,先行者。”

“噗”

战镰挥下,火光熄灭中,一颗狰狞的狼人脑袋打着旋飞了出去,在空中翻转着最终落地,转动几圈最后落在了吃瓜看戏的布莱克脚下。

海盗伸手将这颗狼人脑袋拿起来,在莱拉尔死后,兽性的力量在消退,让狰狞的狼人终于回到了原本的姿态。

一个白发苍苍,满脸疤痕的老精灵。

“真丑...”

布莱克评价道:

“我的收藏品会因为你的加入而黯然失色,但怎么说呢,这可是我的第一个精灵头颅,多有纪念意义啊。”

章节目录

玄幻推荐阅读: 致富从种田开始 我在平行世界文抄养女儿 热血传奇之开局签到隐身戒指 我的火种战舰 怪物的我被救赎 我在六朝传道 奥特格斗传说 基地签到三年,成为全球特种之父 快穿之历劫我是认真的 楚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