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一六章 拉达克(1 / 1)

独孤赏月/著 4天前 4405字节

小说

“该死的普鲁士人,竟然要变卦。”美轮美奂,威严庄重的凡尔赛宫中。

拿三少有地在自己温柔端庄的皇后面前发脾气。

这次弗兰西没有干涉普奥战争。

一是因为这场战争太快了,从真正决战到奥地利求和也就是几天时间。

这么短的时间,根本没办法做什么事情。

要怪就只能怪那个约瑟夫太没用了,干啥啥不行,内斗第一名。

外战一打就输,也就能够在国内搞内斗还行。

俾斯麦则是一个目的很明确,头脑很清醒的人。

他制定的王国战争三步走的策略,很少有人知道。

但是他一直在向着那个目标前进。

下一个目标就弗兰西了。

所以他现在不怕得罪拿三。

即使没有莱茵河西岸的承诺,他也要找别的事情来激怒弗兰西。

如果有人仔细研究过之前的普丹战争以及普奥战争。

就会发现他们都有很多相似之处。

一般都是对手先挑起战争,而普鲁士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受害者。

所以这两场战争都获得了民众们的强烈支持。

而当战争结束之后,政府都会获得巨大声誉。

奥普战争的重要政治结局,是建立了以普鲁士为首的统一美因河以北各公国的北德意志联邦。

普鲁士因获得汉诺威、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黑森-卡塞尔和纳绍而大大扩张了自己的版图。

与德意志南部各公国也分别订立了有利的军事盟约。

奥地利被排斥在新联邦之外,又丢失了威尼斯省。这就是说,昔日奥地利在欧洲的政治地位已一去不复返了。

奥普战争的经验,后来为普鲁士军事当局在十九世纪下半叶计划和进行各次欧洲战争时所采用。

德意志不少资产阶级军事理论家夸大了奥普战争在发展军事学术上的作用,把它视为首次“成功地”体现了速决的“闪击战”思想的一次战争。

而这种闪击战思想决定了德国军事理论近一百年的发展进程。

铁血先生此时一点都不在意拿三的怒火。

大不了你来打我啊。

普鲁士现在还真的不怕弗兰西。

虽然一场大战刚刚结束,但是普鲁士为这场战争所做的准备比战争的消耗要多的多。

反而因为战争结束的太快,这些准备的战争物资都没有消耗掉多少。

此时,弗兰西要是敢对普鲁士宣战,那么现在还没有解散的北德意志联军就能够瞬间杀进弗兰西去。

根本就不会给弗兰西人集结军队的时间。

另一方面,先后两场战争,普鲁士都得到了大量的战争赔款。

普丹战争中以海军为主,所以那次战争中,获得的战争赔款基本上都用来制造新战舰了。

战后新一批战舰,现在已经下水。

此时的普鲁士海军已经拥有十几艘铁甲舰。

在整个欧罗巴仅次于大嘤和弗兰西。

海军的实力上来之后,普鲁士,现在或许应该叫德意志联邦也开始了自己的殖民之路。

目标非洲。

还记得七年前,董书恒就与阿达尔伯特亲王提过一起合作开发非洲的建议。

从那时候开始,普鲁士的海军就开始谋划了。

如果合作成果,普鲁士海军就将拥有一个独立的财源。

新京城中,董书恒刚刚从枫谷回到家中,魏玉祥就找了过来。

他先将欧罗巴传来的消息跟董书恒汇报了一下。

普奥战争的结果跟军部之前预测的结果差不多。

既然普奥战争已经结束,那么次大陆的战争也不好拖延太长时间了。

在次大陆战争结束之前,董书恒还有一件事情要做。

那就是解决澳洲的问题。

“玉祥,你想不想出去做事儿?你跟在我后面已经很久了,所有的侍从室主任中,你做的时间是最长的。”

“是啊,总统,您要是再不放我出去,我怕我以后只会做秘书工作了。”

魏玉祥早就想要出去做事儿了。

他的兄长虽然资质一般,但是现在也是一省的总长了,独当一面。魏玉祥在地位上与行省的总长差不多,但是他毕竟没有基层历练的机会。

这对于他今后的发展非常不利。

尤其是魏玉祥还想要入阁,更进一步。

但是按照复兴军现在的规定。今后要是没有五年以上在基层历练的经历,是不可能入阁的。

按照新的组织法。只有内阁的总理、副总理还有委员才算是阁员。才可以参加最为核心的决策。

魏玉祥早已不是以前的那个小幕僚。

他这些年直接或者间接参与了很多高层的决策。

眼界和心性都已经今非昔比。

董书恒这几年比较忙,经常要出去跑。又没有发现合适的人选。只能一直将这个小舅子给扣在身边。

“玉祥,怎么样,你有没有推荐的接任人选?”董书恒含笑问道。

“总统,我哪里有什么人选。原本我们侍从室培养的几个能够独挡一面的,全都给您调到地方去了,反倒是我这个主任被困在这个位子上。”

“况且也是您自己要用人,当然得您自己挑选。”

董书恒无奈道:“好吧,自己挑就自己挑吧。你帮我参谋一下。那个姜玉钦怎么样?”

“是内政部的那个姜玉钦?”

“嗯。”

“我知道他,苏州五君子的老五嘛!寒门出身,淮海书院首届毕业生。”

“这个人性格温和,做事儿很细心,有调理,做过县长、知府,从基层上来的,现在是内政部副部长之一。”

魏玉祥号称是“新京百晓生”。

因为侍从室需要跟各个部门条线打交道。

所以魏玉祥认识的人很多,消息也是最灵通的。

要说着新京城中谁的人脉最广,那可能就要算自己这个小舅子了。

董书恒此时要放魏玉祥出去,自然是提前做过工作的。

事实上他已经找姜玉钦谈过话。

这位五君子中的老五今年也已经三十五岁。

正是最有精力的年纪。

杜辉、丁洪林、罗正初、吕斌、姜玉钦五人都是寒门出身。

这苏州的寒门其实也穷不到哪里去,至少是能够吃饱饭的。

当初他们一起相约去了当时董书恒创办的淮海书院。

不知道有多少人对他们冷嘲热讽,说他们不走正途。

当时的淮海军入不了读书人的眼。

淮海书院的创立,被当时的读书人看做是董书恒一个商人出身的军阀,给自己洗白的举动。

为正经的读书人所不耻。

但是现在那些人悔的肠子都清了。

许多人在复兴军掌权之后再投靠,就只能从乡镇基层做起了。

而姜玉钦等五人从书院一出来就身居高位。

因为他们都是书院精心培养出来的。

毕业的时候正好又赶上了复兴军大规模扩张。

另外他们的老师很多都是复兴军的高层。

仅仅几年时间,混的最好的大哥杜辉已经是水利部的部长。

其他几人也都是身居要职,或者是自己所在领域的佼佼者。

姜玉钦与杜辉一样走了从政的道路。

不过他不像杜辉直接进了部里,而是从基层一步步做上来。

“那就这样,回头我让他到侍从室报道,你带他一段时间,带好了你才能够走。”董书恒叮嘱道。

“这是自然的,传帮带可是我们侍从室的传统。”

“那你说说,你想去哪里工作。你知道的,从侍从室出去的官员,我都会尽量满足你们要求的。”

“总统,还是您安排吧,您是知道我只是想去地方上历练一下,在您身边,被您的日月之辉覆盖,我都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了。”

“好啊,那就帮你送到一个偏远点的地方,去高原行省吧。”

“妹夫啊,不带这样的,我只是想要历练一下,你也不至于让我去哪里吧!”魏玉祥的下巴差点直接脱臼。

魏玉祥是没有去过那里,但是西域的一些海拔较高的地方他可是去过的,在那些地方,喘不上气的感觉真的很难受。

“玉祥,我可不是跟你开玩笑的,而且你过去可是有使命的。”

“走,跟我一起到地图前,我来跟你说一下。”

董书恒带着魏玉祥来到他办公室的地图前指着西南方向说道:“你看这里,昆仑山和南边的喜马拉雅山脉之间有一条河谷,当年陈玄策就是走这里远征天竺的。”

“这次在次大陆作战,我们不会在次大陆上占据地盘。但是这块地方,是高原的延伸,一直到白沙瓦以北地区都是高原地带。”

“当地的查谟-克什米尔王国一直受到的大嘤帝国的控制,甚至经常侵扰高原地区。”

……

“总统是准备让我去带兵打战?”魏玉祥没想到董书恒要这么折腾他。

“哈哈,你想多了,打仗?你可不是那块料。就你这身板在那里带兵打仗,还不要了你小命啊。”

“打仗的事情,你不用操心,查谟的那点军力,我们从高原上调一个山地师过去就足够了。”

这几年,复兴军在高原组建了四个师,其中有两个是修路部队。

另外两个战斗师基本上部署在东西两侧。

话说,现在的高原上也没有什么威胁,尤其是东线。其南边的圣国、哲孟雄和廓尔喀都不敢占复兴军一寸土地。

只有西侧的拉达克地区存在一点威胁。

但是以往为了维持住复兴军与大嘤帝国那种微妙的平衡。

复兴军一直没有改变现状。

但是现在情况变了,次大陆要从新洗牌了。

虽说,现在次大陆的几个势力都对复兴军言听计从。

但是以后呢?谁又能够说的清楚呢?

所以董书恒要为以后控制次大陆做准备啊。

南边的锡兰岛相当于是卡住了次大陆的海上咽喉。

现在他要控制拉达克地区就是要在陆地上始终保持对次大陆的威胁。

董书恒在地图上那么一指,魏玉祥就知道这里的重要性了。毕竟他在中枢那么久,这战略眼光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

“总统,您是要我去搞定哪里势力,将哪里彻底地融合到高原行省。”

“是啊,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董书恒继续说道:“那里是次大陆进入高原的重要通道,很多文化、种族、宗教都在那个地方汇集。要想理清楚并且将当地给稳定下来,非常的困难。”

“总统啊,这还是真是一个难题啊!不过要提前说好了,我处理好这件事情之后,就将我给调回来。我可是知道那里的气候,白天热死人,晚上冻死牛。”

“行,你的条件我答应了,要不是这件任务很难完成,我也不会派你去啊。我知道你最擅长跟人打交道。那里的建设不是最重要的的,我也不指望当地的经济能够发展到什么程度,只要能够稳定下来,不断提高当地对我们的认同度就好。”

“你到了那里也不用手软,该惩治的就惩治。不用怕动刀子。”

“这个我懂,畏威而不怀德嘛!”

“就是这个道理,高原上宗教势力基本让都是投靠我们的,你可以利用。这些年也没有时间去调理他们。你过去之后要想办法继续削弱他们的影响。要让他们今后都离不开复兴军。解放农奴的事情可以继续做。按照我们之前温水煮青蛙的策略就很好。”

复兴军采用的解放农奴的策略就是将那些农奴转化为复兴军的士兵。

无论是修路兵还是高原上新组建的山地师,其中大部分人都是原来的农奴。

这些人当了兵之后,他们的家人也就随之解放。

复兴路自然会分配土地给他们。复兴路手中掌握的耕地多的是。

哪怕是将他们安排到别的地方,他们也愿意的啊。他们原本就是最底层的农奴,老爷家的财产。

可没有什么安土重迁的概念。

有了示范作用,就会有更多的人跟风,高原上的人口本来就少,这么多人去当兵了之后,带走了家人,那些头人的势力就被进一步削弱了。

当然也有头人想要反抗。

但是复兴军手中那些出身农奴的士兵可不会对他们手软。

他们就是想要躲到山中打游击都不行。因为那些士兵比他们更熟悉地形,更能吃苦。

“总统,我是去了之后与军队一起行动,还是等军队打完了我再去?”魏玉祥问道。

“你尽快过去吧,要提前做好准备,军队的行动成功了,你手中的文官和宗教队伍就要准备好。不能让那里的秩序崩坏。”

章节目录

玄幻推荐阅读: 派出所里的小捕快 我在平行世界文抄养女儿 热血传奇之开局签到隐身戒指 都市皇途 长生志异,开局菜市口被斩首 我的火种战舰 奥特格斗传说 顾七她只想种田 天天中奖 武功自动修炼:我在魔教修成佛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