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4章 无法控制(1 / 1)

水冷酒家/著 11天前 2171字节

小说

蓝药师与东林道长并肩同行,又看看贴满广告的楼梯墙壁,不由一笑。

“药师,你笑什么?”东林道长不解问。

“都说江湖门派,清风的资产占了一半,今天我才知道,原来是东林你样样精通,什么都做的。”蓝药师竖了个大拇指。

嘿嘿,东林道长笑了,突然反应过来,蓝药师这是在嘲笑他给一个凡间女人看家护院,一时老脸无光涨得满面通红。

邝云霓装作没听见,但嘴角若有若无的笑意显示,以她的听力,是不会错过一个字的。

同为掌门,还是最富有的那位,却不好回怼受盟主倚重的蓝药师,更何况人家夫妻二人还与盟主同吃同住,同进同退。

眼珠转了一圈,东林道长得意笑了,瞥了眼四周,确定没人看见,将手掌摊开,凑到蓝药师眼前。

“这,是何物?”蓝药师大感诧异,刚伸出手想要摸一下,东林道长却缩了回去,得意笑道:“别动,这可是宝贝。”

“到底是什么?”蓝药师安耐不住的好奇。

“探灵盘!”

东林道长附耳嘀咕,将其作用一一讲解,听得蓝药师心痒难耐。

“盟主的贴身宝物,尽管只是暂用,也代表他对咱的信任。”东林道长继续显摆。

哼!

蓝药师甩了下袖子,大踏步追上前面和凤鸣川一起爬楼的丁凡。

东林道长哈哈一笑,紧追几步,故作迷糊道:“药师,走那么快干什么,这里你没我熟悉。”

苏丹家住七楼顶层,凤鸣川出入豪车代步,家中别墅都有室内电梯,猛不丁爬七楼,累得肺管子都在冒火。

但是,年迈者,年轻的,都脚步轻快,如同踩在云端,凤鸣川没法矫情,强撑着一口气爬到七层。

真费劲!

好容易停下,七楼的门却敲不开,凤鸣川一边嗓子里发出哨音,一边掏手机,“我,我让人上来把门打开。”

丁凡没做声,神识感应了下,手指上方,“上面还有一层吧?”

啊?

凤鸣川愣了下,突然想起来,这里是七加一的构造,楼上是小阁楼和露天阳台,内部相连,外部也各有屋门。

“对,对,老人家喜欢晒太阳,可能在楼顶。”

凤鸣川点点头,不得已,又跟着丁凡爬了一层楼。

屋门依然是锁着的,但却听得到里面有很大的动静,似乎是桌椅倒下的声音。

“耽耽,我是妈妈呀!”一个苍老焦急的声音。

“我又不傻,知道你是谁,看见你就烦,怎么不去死!”

苏耽暴吼的声音。

丁凡使了个眼色,东林道长上前,手握拳头状,嘭的一声,直接打穿了。

凤鸣川脸色一寒,没叫保镖跟着是对的,高人面前丢人笑脸。

屋门打开,丁凡大踏步走了进去,这是阁楼部分,倒是收拾得一尘不染,楼梯还安装了自动上下装置,看得出苏耽的用心。

吵闹声自露天阳台传来,丁凡转身走了过去,倒也有十平米的空间,半封闭状态,不至于掉下去人,四周摆满了蔬菜盒和各种鲜花。

此刻,一位白发老人被掐住脖子摁在阳台上,一头花白的头发迎风狂舞,地上横着一根颇有年头的拐杖。

施暴者,正是苏耽,嘴里还在骂着:“都是因为你,都是因为你!”

丁凡脸色一沉,隔空抓,随后一甩,苏耽不受控被抛了出去,撞在栏杆上,哐当一声响,落下些细小的灰尘。

邝云霓也连忙过去,扶好老人,蓝药师则把拐杖放在她手里。

“你们是谁,不要伤害我的女儿!”

老太太推开邝云霓,将拐杖横在手里,做出拼命的架势。

苏耽冷静了不少,这一幕让她泪如雨下,蜷缩着地上捂着脸失声痛哭。

“老夫人,我叫丁凡,是给苏耽瞧病的。”丁凡柔声道。

老太太一脸狐疑,苏耽挣扎着站起来,“妈,你不用怕,是我的朋友。”

“那为什么还打你?”老太太手中的拐杖没有松开。

看着母亲脖子上的痕迹,苏耽啪啪扇了自己两巴掌,噗通跪倒,匍匐着爬过去,抱住老太太的腿,哭喊道:“妈,我这么恶毒,你就当白养了吧!”

老人家眼圈也红了,摩挲着苏耽的头,更咽道:“耽耽,妈身体不好,拖累你了。可惜老天不收我,让咱娘俩活受罪。”

“妈,你打我吧,打我吧!我控制不住自己,我对不起你!”

“打你,还不是我疼?”

母女俩抱头痛哭,场面煽情,凤鸣川等人纷纷侧目。

东林道长搬来椅子,丁凡先请老人坐下,自己跟着也坐好,试探道:“老夫人,我带来了医生,给苏耽治病,您老人家要不要先回去歇着?”

不!

老太太却断然摇头拒绝,昏花的眼中一直饱含泪花,“我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她是好是歹,不说我也知道。你们要能治好,老婆子我存折上的钱全给你,我谢谢你们。治不好……”

老太太看了女儿一眼,凄苦一笑:“要是治不好啊,也没关系,她走,我就陪着一道走。老天安排我先送走她,我,我……”

老太太嘴唇翕动,摆着手说不下去了。

妈!

苏耽眼泪止不住的流,嘴里一直说着对不起。

丁凡点点头,示意蓝药师先给苏耽检查情况,自己则和老太太聊起家常:“老夫人,千万不要有心理负担。苏耽很孝顺,就是这里病了,压迫了神经,人变得很躁狂。”

哦!

老太太恍然,神色中还有几分释然,不是女儿嫌弃自己累赘就好。

“对,对,我就是抑制不住的烦躁。平时只是吼我妈几句,但这回,我都没想到。”苏耽插嘴道。

蓝药师眼神制止,不要说话,继续搭脉。

苏耽出现这种状况很正常,原因是没有吃药。

所以,她每次都要等到有症状才吃药,未必是一心想着送走老母亲后,自己的生命也画上句号,或许还怕自己对母亲施加暴力。

愠色从丁凡脸上浮现,贷命何其恶毒,利用人的缺点和弱点,把白的描成黑的,善也成了恶!

苏耽见丁凡生气,以为是因为自己,低下头闭紧嘴巴。

章节目录

玄幻推荐阅读: 李靖的中年危机 从猎人世界开始的猎人 神庭大佬重生记 请叫我超人吧 拯救诸天单身汉 风云龙婿 我在凡人科学修仙 王妃是邪道祖宗 名侦探世界的武者 日式妖怪居酒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