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5章 战事起(1 / 1)

重生的杨桃/著 8天前 5340字节

小说

路德维希的东法兰克军队硬生生在不莱梅的废墟上重建了一座城,即便这里只有巨量简陋木棚。

两万余人暂且驻扎在这里,他们大肆伐木取火,又都聚在一起抱团取暖。

寒冷的天气是公平的,那些衣着单薄的人必然熬付出一些代价。轻则是双手冻伤,重一点是脚趾冻裂,严重的就是死亡。

那些索布人奴兵始终被路德维希作为工具人,毕竟他们不是法兰克人、不是阿勒曼尼人、不是图林根人,与反叛的萨克森人也没有半个铜币的关系。

这就是一群被征服的斯拉夫部落而已,有的教士稀罕这群羔羊,作为王者的路德维希只觉得这些人的最大意义就是给自己的军队当牛做马。

即便是碎冰般的雪弄得世界灰蒙蒙的,索布人也要带着工具去附近的树林伐木。他们衣着整体简陋,所有人都想方设法用五花八门东西裹在身上取暖,各种破布都成了稀罕物,以至于许多人裹得酷似一头熊。他们憨态笨拙的模样也引得法兰克战士嘲笑。

他们的劳作颇为卖力,只因工作怠慢就没得吃食。

路德维希并不会吝啬到只给这些人一点果腹的食物,他们就是一群驮马,以后还有大用处,现在自然要多给一些粮食。

之前被罗斯骑兵弄死的拉车马匹已经被法兰克人处理掉,大量的马肉充当军粮,尽数进了精锐战士的肚子里。偏偏重甲战士很多,数千张大嘴已经要把马肉吃干净。

他们携带的麦子仍旧很多,所以法兰克人可以大吃特吃,农民兵吃得少一些,出力最多的索布人吃得最少。

越是寒冷越要多吃,可怜的索布人要冒着风雪从事高体力工作。

有的人有着奇怪的感觉,他们为了伐木逐渐脱掉自己的衣服,只为尽快散热。

这恰恰是一个致命的错觉,当这样的人拖曳着一些原木回到城市,逐渐就有人力竭身亡。亦或是在休息吃饭之际,有的人体温始终冰冷,乃至端木碗的手都在颤抖并突然死去。

为了在风雪中重建不莱梅,索布人付出了多达五百人的非战斗死亡。

他们实则皆死于寒冷以及寒冷中的过度劳累,但在大主教哈德博尔德的嘴巴里,就解释为“他们因信仰不够虔诚而死”。

真的是这样吗?

法兰克战士又不是傻瓜,他们姑且认为索布人是如此死因,但己方的那些明明脱离危险的伤兵,在降雪开始后仍旧大规模死亡。

诺曼人中的罗斯人绝不是弱旅,和这等敌人对战兄弟们要足够警惕。但是想到自己一旦受伤就容易死去,第一次在冬季下雪时强行远征,战士们都在担心自己的安全。

没有人敢质疑国王的决意是否鲁莽,实则很多人心里有着答案,他们的不满死死压在心里,只得继续听命。

因为,他们是食君之禄的常备军,如果忤逆路德维希,就是灵魂的背叛。

如果说留里克是因为有着“被奥丁所宠爱”的特殊身份,引得大量维京人觉得这个壮汉天然值得追随。

路德维希便有着类似的身份,所谓科隆大主教和美因茨大主教联合为他背书,指出查理曼的这个亲孙子是“信仰的捍卫者”,一样值得追随。

奈何大军过了威悉河,向北已经找不到任何一个法兰克村庄。

侦查骑兵去不莱梅附近搜索一番,他们满心欢喜看到了村庄,抵近之后发现这里只是一片荒废。

周遭听不到人声感觉不到人气,一大片区域已经成为无人区。

一支庞大的军队待在这里,路德维希其实不想这样,他觉得继续进军自己怕是又要需要一些麻烦,倘若撤军就是自己的奇耻大辱。

至少继续进军还有变革的机会,他决定现在就着手准备,等雪停后全军北上。

指望那些受冰雪创伤的索布人继续矜矜业业有些牵强,而且广大的征召农民兵也有不同程度的冻伤。

一番清点后,全军竟有多达两千人蒙受冻伤伤害。如果双手冻裂就拿不动矛与剑,耳朵冻伤就听不清楚,最严重的莫过于双脚受伤,真是走路都成了障碍。

不过是硬抗入冬的第一场雪,它的降雪过程是长了些,结果全军硬生生又有两千余人失去战斗能力。

再加上降雪之前和罗斯船队的战斗,远征军的总伤亡已经多达三千五百人。

一支大军硬生生缩减陈只有两万人。

当然,两万人的总兵力仍然支撑得起路德维希强大的信念,毕竟自己的常备军精锐们损失不多。

他令每个战士自己用木枝制作一个小雪橇,捆扎绳索自行拖曳。其上可以安置个人的盔甲、个人用品,乃至关键的麦子。

“不要指望我们的奴隶,你们才是最强的。战士们这对你们是一场试炼,你们将战胜冰雪讨伐叛逆和野蛮人,你们会得到无尽荣耀,战斗我会给你们没人一笔赏金。”

在出发前路德维希为自己的大军做战前动员,战士们也初晴的阳光下被迫眯着眼,围观自己大王呀阳光下闪闪发亮的王冠,听他的高谈阔论。

什么“无尽的光荣”,还是实实在在的赏金振奋人心。

战士们敲打着盾牌或是怒吼,他们发出各种响声回应大王的召唤,实际更多的兴奋于自己能得到更多军饷。

他们所有人被授予胜利后自由的劫掠,哪怕是抢到拳头大的黄金都算是自己的。

在颇为麻烦的环境下,只有许诺发财才能激发起这些人的斗志,路德维希故而特意说大话画大饼。为此,科隆大主教实在觉得太过于庸俗低劣,但他也不能说路德维希人品不行,论到敛财,他科隆大主教哈德博尔德更加高明,解释理由更加冠冕堂皇。

阳光回来了,结果苍白的大地变得极为刺眼。

蔚蓝天空只有稍许薄纱般的高层云,大地洁白闪亮,战士们不得不踏着摸过半个小腿的积雪,拖曳着自己的雪橇艰难前进。真是多亏了罗马大道足够平整,他们的前进才有了方向。

如此雪地进军给予先头步兵的必是一场灾难,路德维希还没有蠢到让步兵走在前方,而是令全体骑兵前方开路。法兰克的高头大马固然耐力差一些,它们的腿更长,它在雪地走的阻力也小。

两千匹战马前方开路,留给步兵的就是一地被踏平的道路。步兵走在被踩得较为瓷实的冰雪之路上,阻力不是很严重。

他们正在通过所谓“吕讷堡石楠森林”,这里的石楠树很多,而今皆被积雪覆盖。

他们沿途遇到多个村庄,奈何这里空荡荡,平整的积雪有些痕迹,仔细辨认可知那来自于鸟类和狐狸。

大军在空荡荡的村庄做宿营地,路德维希本就是希望罗斯人识趣地将大军开出来,只有双方来一次贵族们喜闻乐见的大决战,他便无所谓行动的隐秘性。艰苦行军,战士们需要大量热腾腾的煮麦子,于是他无所谓大伙儿埋瓮煮麦,任由大量青灰色炊烟腾空而起。

牛粪一样是一种很好燃料,奈何这些村子有牛粪却找不到牛。

燃烧的牛粪引其一些过于浓厚的烟尘,是的袅袅炊烟更加明显。

于是,本是不愿意深入更南方的罗斯斥候远远即看到这一情况。

他们急匆匆返回易北河桥头堡,但汉堡的守军已看到了更远方的那些烟尘。

当烟尘起来的时候,很多贵族齐聚在汉堡堡垒的高处观望。

柳多夫的精神高度敏感。“他们已经来了!一场大决战。”

留里克听得真切,接话道:“我还以为他们不来,终于还是出现了。你举得他们距离现身还要有多久?”

“至少一天。”柳多夫估计,“现在白昼时间太多,也许他们还要两天后抵达。”

“不至于,现在是晴空,夜里的月亮繁星能把满是积雪的世界照得很亮,他们有可能夜里继续行军一阵子。不过……我不打算主动出击与之决战。”

“立刻使用你的计谋?”柳多夫问。

“对。现在可以安排河口的伏兵启动偷袭了。”

相当多的罗斯、丹麦战士想通过浮桥去和现身的法兰克军搏杀,他们苟在木屋里天天赋闲浑身难受,自己的宝剑战斧想要饮血,自己想要血祭奥丁!

毕竟,现在快到十二月份,距离光明节其实不算远了。

萨克森人渴望在圣诞节前取得大胜,罗斯丹麦人要在光明节前血祭奥丁。

诸如诺森布里亚的国王、太子作为观察员,他们也想看看什么叫做“超过一万人的大混战”。

而被俘的博杜安、哈拉尔克拉克,虽还是俘虏的身份,现在也能作为观察员,去围观他们之前效忠的君主路德维希大军的战败。

那些炊烟太过浓密,好似石楠森林已经在冰天雪地中燃烧。

驻扎在汉堡的联军总集结,战争即将爆发。

现在,留里克牢牢掌握着战略优势,比之敌人,他可以说自己能以“上帝视角”鸟瞰整个战场。

如果易北河的冰层足够厚实,敌人主力现身后即可塌冰进攻,届时联军可以肆意地发挥远程武器的优势,来一场840年的“阿金库尔战役”。偏偏易北河就只是在两畔结有厚冰,河面之宽唯有拓木长弓可将轻箭发射到对岸,它实在宽阔,中部河道依旧河水流淌。

两艘划桨长船得令,船只收帆,独桅悬挂宽大的罗斯旗帜,战士奋力划桨只为趁早抵达伏兵的营地。

留里克指挥联军就在汉堡以逸待劳,随着派出去的斥候汇报更加详细的情报,敌人大军的魅影终究从森林的遮掩中显现。

因为,披着白色头蓬的斥候亲眼看到了法兰克军的营地,即便只是远远发觉。

易北河之南的一大片区域是战争无人区,现在此地异常的人生定位。斥候发现了大批的武装者,他们多穿着灰褐色的皮草和布匹,其中也有大量醒目的蓝色调。

最为关键的是,斥候看到了大量的十字旗,旗帜并非简陋的白布图画上黑色石子条纹。

旗帜多是白底蓝色十字,而一种酷似三尖鱼叉的蓝色纹章成为极具说服力的证据。

鸢尾花,法兰克的象征物之一,该类纹章只有法兰克本部血统的高级贵族,以及贵族的亲兵部队有权使用,他者使用则为罪过。

更多的信息坐实了一位法兰克大贵族进抵征讨,虽说留里克仍无法决定东法兰克王路德维希本人是否到了,从探查到的大军规模分析,所有人只能相只可能是国王本人御驾亲征。

全北方的君主大战南方的君主,一场好戏即将上演。

首先,必是罗斯军率先发起进攻。

在冰河中划船实在不算什么,阿里克当年可是在半冻结的芬兰湾强行划船。他体格健硕,还以冬泳举动向老伙计们证明自己是真正男人。

两艘报信的长船顺流而下又加速划桨,短暂的白昼时间根本不停歇,划桨手有尿也得憋着。

他们并非轻装行动,而是带了一些装备物资,所谓这六十名战士报信之后立刻划归为阿里克指挥。

仅仅短暂的白昼行将结束,当橘色的夕阳照得整个苍茫世界一片橙黄,就在橙黄世界中两面罗斯旗帜飘扬。

长船并非靠岸,而是坚硬的橡木龙骨直接骑在冰层上。战士们纷纷跳下船,领头者很快找到了戴着墨镜的大将军阿里克。

完全不需要赘言,当阿里克看到忽然来了一众年轻的战士,他知道自己无聊的等待终于画上句号。

当夜,易北河口的煮盐场兼罗斯军营篝火通明。

阿里克站在原木临时堆砌的高地,向着集结在自己身边的多达一千一百名战士发号施令。

人们听到一个雄浑的声音在怒吼:“战争已经开始!我们将发动奇袭!这是我们第三次攻击不莱梅,唯有这一次我们不会撤离!听着!杀死你们遇到的任何敌人,绝不留情,将敌人砍成肉酱!”

于是,他拔出自己的双剑直指漫天星光:“诸神在看着我们!血祭奥丁!”

人们的情绪被激发出来,紧接着就是颇有节奏又震耳欲聋的维京战吼。

他们一边怒吼一边敲打着木盾,节奏此起彼伏极具威慑力。

阿里克在营地等待多时,大军在此吃麦子啃烤鱼。多吃盐有益于抗寒,偏偏这里是罗斯人开辟的一处大西洋煮盐基地,一众萨克森人佣工在此干活换取报酬,等于是待命的一千名战士天天吃着高盐高碳水又高蛋白的伙食,这一吃就是半个月。

很多很已经憋出白皙的肚腩,阿里克本是棱角分明的脸现在也圆润一些。

再这样耗下去兄弟们迟早变成胖海豹,急需执行作战命令消耗一番过分充裕的体力。

新的一天,当东方天空蒙蒙亮时,所有待命的船只拔锚起航。

只要强行航行,哪怕白昼短暂,三天时间也必能杀回不莱梅,接着就是阿里克喜闻乐见的滥杀泄愤。

对此,继续冰雪行军的路德维希和他的法兰克大军并不知情,大军只想快点抵达易北河对岸。

大地开始震颤,千余骑兵震得树梢积雪纷纷坠落。

法兰克骑兵已经特意换上铁甲,他们高举着骑矛,个别骑士还举着十字旗。如此大军快步在罗马大道上踏雪前进,他们的威严逼得最后滞留的罗斯斥候撒腿就跑。

斥候已经不必再隐藏,他们一边跑一边吹响牛角号。

低沉的号声极具穿透力,森林中推进的大军听到那像是来自悠远的另一个世界的响声皆浑身一阵。

“好啊,你们已经知道我了!是时候来一场决战!”路德维希非但不紧张还沾沾自喜。他幻想着面对的会是结冰的易北河,持续多日的降雪使得十分相信河流封冻,这样大军立刻发动强袭,毕竟正义的大军对于叛徒也野蛮人根本没有谈判的必要,那些卑鄙的敌人还不配。

易北河对岸,以逸待劳的联军打起万分的精神。

他们首先看到一些白色的影子发了疯似的狂奔,不断跑还不断吹号。

此乃罗斯斥候,他们如此狂奔实在躲避什么怪物吗?

须臾,当这些人踏上不满积雪浮桥之际,突然从林中冲出数百铁器。

骑兵的甲衣在热烈的冬日阳光下极为闪耀刺眼,不过这些重骑兵显然被眼前的景象震惊,追击之势戛然而止,它们在原地左右徘徊根本不愿冒险进入浮桥。

留里克摘下墨镜,眯起眼竭力想看清敌人的一些细节。

柳多夫精神有些紧张:“此乃精锐重骑兵,他们的主力已经到了。你……打算如何?”

“我看到了,我军有必要给他们一点礼物。”

“礼物?”柳多夫突然觉得留里克很幽默,“什么礼物?总不会是派人划船过去和他们战斗?”

“是标枪。”

罢了,留里克立刻下令,旗语兵站在木制城墙上额外树立的高台,面相浮在河面的大船下令。

命令只有一个——向出现的骑兵抛射一轮标枪。

留里克要的就是给冒进的敌人一个下马威,如此己方士气大振,恰恰也能激怒好战的敌人指挥官。

现在,船舶驻守的战士纷纷拉动扭力弹弓的卡销,标枪纷纷腾空而起……

-->>

没有了,请等待更新!

章节目录

玄幻推荐阅读: 权宠天下 全知全能者 紫薇天帝 我可能跟了假宿主 疯狂心理师 万古第一婿 萌娘神话世界 末日轮盘 名门枭宠:重生全能灵妻 鉴宝黄金指